【一周评论聚焦】关键词:雄安新区、三六九等

2017-04-14 10:55:31    来源:钱柜娱乐—钱柜娱乐平台—钱柜娱乐777官网    作者:陆芸整理编辑

把学生分入“麻将组”,不靠谱

杭州某校小学生被分三六九等的事儿,这几天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与批评。成绩最好的学生被分入精英组、中等的被分到平民组、学习再差一些的被分入麻将组。这样的做法如果被孔老夫子知道了,想必一定会把一向提倡“有教无类”的老人家的胡子给气歪了。

将学生人为地分为三六九等,这事儿危害极大。我们一直诟病的,就是个别人因自己的身份地位而享受某些“特权”的做法,去游览景区不买票、去医院看病不挂号、试驾车也可以违规停放……而正是因为这样的现象在个别一些地方始终存在,才导致长久以来,社会上的人才观仍不够理性与健康,家长们都想把孩子往好学校送、往大单位送,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考职业院校,更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做一名蓝领工人。这看起来是择业观念的问题,背后深层次的,其实是人才观和价值观所致。试想一下,如果孩子们自小就被划分为三六九等,这将会在他们小小的心中埋下怎样的种子,又会对他们未来的成长带来怎样恶劣的影响。

再换一个角度,杭州学校是依据成绩将孩子们划分为不同等级,这从教育的科学性而言,是严重背离教育规律、有违教育公平的做法。先不说几千年前孔子就已经倡导教育要有教无类,就说最近一段时间的教育改革,其核心指向就是要杜绝用分数评价学生的做法,让教育者充分发掘每个学生的优点,根据每个学生的不同兴趣、潜能、特质因材施教,给予个性化的教育,倡导学生的品德修养、人文素养和完善人格,而不是唯分数是论。可教育综合改革已经进行了这么久,让“学生站在教育正中央”的理念提倡了这么久,依然有学校用分数来评价学生、区分学生,不能不说这是教育科学理念尚未到位、教育改革依然任重道远的证明。

“有教无类”,让孩子站在舞台正中央。我们由衷地希望,这样的理念不是存在于口头上,而是能真正落实于实践中。(摘选自《人民日报》,作者呐言)

 

雄安新区规划少不了教育这盘棋

河北雄安新区的设立,最近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按照中央精神,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是党中央为深入推进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积极稳妥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而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部署。未来要将雄安新区建设成为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这四区的规划设想,虽然首先让我们想到的是经济产业层面,但也少不了教育这盘棋。

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主要意指生态修复和环境改善。但雄安新区建设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离不开教育。促进当地传统产业就地转型升级,一是取决于入驻公司或企业的性质,二是依靠教育的人才培养和输送。特别是生态环境的保护,需要教育发挥育人功能,环保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把可持续发展教育落到实处。创新驱动引领区,正如中央提出雄安新区的重点任务之一,就是要着力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高端高新产业是指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业,如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航天等。从事这些高端高新产业的高精尖人才,需要高等教育学科专业的调整和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协调发展示范区,意指雄安新区要在统筹城乡发展、产业建设、招商引资、招才引智、扶贫开发等方面努力探索,力争在经济、社会、教育、文化等方面协调发展并作出示范。开放发展先行区,就是要扩大全方位对外开放,打造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这里的对外开放,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对外招商引资、招才引智,而且还包括了教育领域的对外吸引办学。未来的雄安新区,应是教育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示范区,能吸引一大批国际学校或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在此落成。

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核心。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北京“大城市病”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集中了大量的非首都功能。而这次京津冀协同发展要疏解的非首都功能,就包括了部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以及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而且就教育而言,这些功能及其所具有的资源非常宝贵,比如优质的教育资源和重要的科研资源等,这对于改善一个区域的营商环境、增加对投资和人才的吸引力等都十分重要。因此,雄安新区的建设,教育必将在非首都功能疏解中发挥更大作用。而要实现雄安新区与北京中心城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错位发展,未来要疏解哪方面的教育功能,怎么疏解才能使北京教育资源的“疏解”不会从过度集中在北京变为过度集中到雄安,也必成一个重要议题。

建设雄安新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就是要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推进新区规划建设。可以想象,未来雄安新区的发展路径肯定是不走寻常路,是要通过高标准的城市建设和大力度的政策支持,改善河北投资环境和增强吸引力。而作为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的配套建设,文化、教育建设必将与城市规划建设一样,要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实施“双增量”驱动政策,在教育的规模、资源配置、层次品质、体制机制等方面,走出一条全新的雄安新区教育模式。(摘选自《中国教育报》,作者尹玉玲)

 

幼儿园“遇上”养老院的启示

“一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的爷爷刚才还痴痴地坐着,听到十几名中外小朋友齐声合唱的《小星星》,突然被唤醒,竟与小孩子们一起用英语大声地唱了起来——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4月11日,《新华每日电讯》报道了一家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很“特别”的养老院。与其他一些养老院暮气沉沉,老人们只能过着“吃了上顿等下顿”打发无聊日子不同,这家养老院推行“幼儿园+养老院”的“一老一小”模式,不仅有效提升了养老服务质量,也探出一条养老与幼教的“双赢”之路。

“当生命的起点遇上生命的完结,美好的事情发生了。”这是身边一位同事看过这则新闻在朋友圈里记录下的感慨。通过《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发现,在这家养老院里“每一位老年人都是一部书、一块宝,他们丰富的人生智慧和生活经验,如果不能好好地传承,将是社会的一大损失。把养老机构和幼儿园开办在一起,丰盈了老年人的精神世界,让他们在‘重返社会’中体现独特的价值。精神层面的满足是再好的物质条件也不能替代的。”

将幼儿园与养老院“绑定”在一起,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这样的尝试,并非我国首创,此前美国西雅图就设立了“代际学习中心”,该中心每星期向孩子们开放五天,孩子们可以与养老院的老人们一起活动,这种“黄发垂髫”的模式正越来越受到欢迎。开办有特色的养老院,让经济实力相对较好的老人能够得到高质量的养老服务,是丰富养老体系层次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应该是将基础养老工作做好,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满足我国“未富先老”特征的养老道路。例如依托政府和社会的力量,推广居家养老服务,为居家的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家政服务、康复护理和精神慰藉等方面的服务,成为对传统家庭养老模式的补充与更新。在社区建立老年食堂,将老年患者的就诊需求满足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层级,利用社区现有的公共场所,开展适合老年人参加的文化活动等等。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正视当前人口结构的变化和特征,及时做好政策调整,设计出具有前瞻性的规划和对策,才能积谷防饥、防患于未然。(摘选自新华每日电讯,作者刘晶瑶)

 

大学情侣速配,心里想什么就看到什么

近日,一场声势浩大的真人版“非诚勿扰”——千人单身联谊活动在海淀区双清路某酒店举行。来自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中科院等数十所京城院校的上千位男男女女等待着情侣“速配”。有人将此称之为大学“情侣速配”,并据此认为这种“合约情侣”不靠谱。(《北京青年报》4月10日)

“报名的很多,在一起的很少”。这大概是很多人对大学“情侣速配”的看法,以至于在评判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持质疑或者否定态度。然而,类似活动非但没有因质疑消失,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原因在于,目前很多大学的交友相亲活动,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来自一种社会焦虑的深层次传导,属于社会婚恋观念在校园中的“镜像”。

俗话说:“你心里想到什么,眼里就会看到什么。”言外之意是如果你思想单纯,便会认为这种“情侣速配”活动并无大碍,而如果你“想入非非”,那么显然,思想复杂的你连看一眼这样的活动,都会觉得“不干净”。很多人觉得大学不应该推广类似活动,其实是自己的观念接受不了,当传统的婚恋观念,与现代的积极开放的相亲、约会等方式相碰撞,会演化成一种观念和常识之争。

按照传统的婚恋观念来讲,大学“情侣速配”活动确实会给人带来“儿戏”的错觉,但是,类似相亲活动现实中并不少见。诸如《中国式相亲》《非诚勿扰》等相亲节目传递的价值理念,时常也是被人一边骂,一边效仿。

在此之前,有人认为校园爱情不能这么玩,并援引自己所在高校的例子,进行实际论证。但是,通过一系列对比可以发现,这种具体论证的背后,实际上走入了一种“逆向合理化”的误区。即“人们从一个认知推断出另一个对立的认知时,如果与以前一贯的认知产生分歧,就会产生强烈的不舒适感、不愉快的情绪”。具体到如今对于“情侣速配”的种种质疑声中,这种观念落差是引起舆论一边倒的主要原因。

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对于类似的大学“情侣速配”活动,我还是比较认可的。第一,大学校园里面的各种活动,其实并没有想象得那么肮脏,很多活动的初衷,是促进大学生扩大交往面,缓解压力和情绪,并非外界所描述得那么不堪;第二,很多大学生在进入更高一层的年级过后,社交活动其实会减少很多,社交活动一减少,个人的知识面和人际交往能力,也会受到影响;第三,造成类似活动层出不穷的原因,不是大学校园文化的“走偏”,而是随着社交频率和社交媒介的发达,社会上的一些焦虑、价值观等,在高校这种较封闭的“象牙塔”里面,会体现得更加明显。

联系到上世纪80年代“禁止大学生恋爱”的规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今的大学“情侣速配”活动,何尝不是一种进步。人们在批判的同时,不妨也反思一下自己:如果不是整个社会和大众对剩男剩女,存在标签化的片面理解,大学生又怎么会有危机感?如果现实社会的价值观不存偏差,那么大学举办个相亲活动,又怎么会被人视为“洪水猛兽”?如果能够拓宽大学生们的交往面,合乎人际交往的规则,多一点真心,少一点套路,这样的活动有何不可呢?(摘选自《中国青年报》,作者宋潇)


责任编辑:陆芸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