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评论聚焦】关键词:《琵琶行》、红色旅游

2017-05-12 11:07:48    来源:钱柜娱乐—钱柜娱乐平台—钱柜娱乐777官网    作者:陆芸整理编辑

用创新激发红色教育活力

国家旅游局近日宣布,将于本月下旬至6月中旬在全国高校组织开展红色旅游校园行暨第七届全国大学生红色旅游创意策划大赛。大赛计划发动300所院校、2000余名大学生参赛,借助赛事影响全国约300万名大学生参与。

发展红色旅游是国家决策。十多年来,红色旅游发展带动产生了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塑造了一大批响亮的红色旅游品牌,受到群众的广泛欢迎。在青年大学生当中持续开展红色教育、发展红色旅游,无疑将进一步增进广大青年学子对于红色文化的认识,增进他们传承红色基因、弘扬优秀传统的热情。

发展红色旅游、开展红色教育不只是参观红色遗迹,更在于挖掘红色文化资源,激发“红色认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方面,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人们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得以持续提高;另一方面,制约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的问题也不少,需要继续深化改革,不断补齐发展中的“短板”。新的时代,尤其需要迎难而上、攻坚克难的精气神,尤其需要从红色文化资源中汲取智慧和力量。

青年是极富创造力的时期,通过好的创意,大胆创新,能够进一步激发红色教育的活力,扩大红色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青年学子熟练掌握着H5、VR、AR等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在增强红色文化表现力等方面,将有更大的作为。应当看到,过去看看景点、听听讲解的单一模式,影响只能局限于一地,而通过互联网这一基础平台,给红色教育插上创新和创意的翅膀,就能带来爆发式的影响力。

发展红色旅游、开展红色教育不是要板着面孔说话,要适应新的语境,学会更加生动地讲述红色故事,更接地气地传承红色文化。应当鼓励青年学子走出校园、走出课堂,大胆实施传承红色基因、弘扬优秀传统的产品创意;要让他们深入革命老区、深入基层单位,身临其境地感受红色文化,和老区人民结成对子、产生感情。近年来,从电影《智取威虎山3D》的热映,到新华社微电影《红色气质》的走红,一大批红色主题的新媒体产品在网上热播,受到年轻受众的喜爱,表明了红色文化历久弥新的生命力。

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传承红色基因、弘扬优秀传统是每一代年轻人的历史使命。“我们不能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对于广大青年学子来说,从红色教育中汲取养分,从红色旅游中陶冶心性,是走好新的长征路,更好实现自身价值的人生必修课。创新创意红色教育方式方法,实现更好的教育效果,也是上好这一堂必修课的题中之义。(摘选自《光明日报》,作者周继坚)

 

一曲《琵琶行》,可以很有趣

白居易名作《琵琶行》,每个高中学生必背的经典。但是600多字的长诗,也是背哭了一代又一代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在《中国诗词大会》夺魁的武亦姝一样诗词满腹。不过,最近有一批90后艺术生把《琵琶行》改编成了朗朗上口的流行歌曲,歌曲视频一上传网络,就被点爆了。00后的高中生纷纷发弹幕点赞,“泪流满面”地表示:终于找到了背古诗的正确姿势!

把传统诗词改编成流行歌曲,《琵琶行》并非第一例。比如岳飞的《满江红》,李白的《将进酒》,苏轼的《水调歌头》等,都先后被改变成流行歌曲,并受到了市场的欢迎。相对来说,《琵琶行》由于长达600多字,突破了一般流行歌曲的范式,改编难度可能要更大;更值得一提的是,较之于过去多由专业人士或名家为传统诗词谱曲,这次为《琵琶行》谱曲的则是一群90后的艺术生,可谓是真正的民间创作。

古诗词变身为流行歌曲,不只是简单的加上一个曲子,更表现了谱曲者对于诗词本身的解释力。于听者而言,演唱者的表现,加上诗词与曲调的搭配,让人对古诗词有了更丰富的体验与理解维度。这种“二次创作”的好处,令更多人能够加深记忆更容易背诵,倒还是其次,从谱曲到听或是唱和的过程,实际也上也是人们对诗词背后的传统文化的吸纳与利用的过程,是另一种“学以致用”。相较于全文背诵,这显然是一个更高阶的能力,也是对传统文化更深刻的传承。

创造性传承,其实也赋予了传统诗词新的生命力。比如,改编后的《琵琶行》,不再如原词那般凄婉,中段部分甚至是有些欢快的。这是因为,创作者并未完全拘泥于原作的情感局限,而是“试图站在一个现代人的视角重新解读这篇名作。”这种创作思维,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教育不乏启示。在对传统诗词的解读上,我们的教科书总是习惯以标准答案的思维去灌输给孩子,弱化了他们对于诗词的自我理解和发散能力,不仅不利于激发孩子对于传统文化的兴趣,增加了隔阂,其实也压缩了诗词本身的内涵。

传统文化作品,不是不可以有权威解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时代的人对于传统文化作品都难免会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让他们知晓创作者的原意,当然重要,但引导他们挖掘自身对传统文化作品的看法,并借此创造新的继承方式,于文化传承的角度,已然更为重要。因为归根结底,传统诗词并不是拿来背诵的,其内嵌的传统文化意蕴被接续才是关键。

传承传统文化,看似是个宏大的系统,但落脚点并不高深,主要还是要看其在现代人的生活介入上,能够发挥怎样有形或无形的影响。我们往往忽视的一点的是,不少传统文化,比如古诗词,其实本身就是一种民间文化,比如《诗经》中的“风”,就是民间歌谣,是对民间文化的“采风”。只不过在传播的过程中,它不自觉的被逐步精英化,加之时代阻隔,便产生了距离。

所以,不应该将传统文化推向一个封闭的神坛。只要把握好创作边界,就应该鼓励像《琵琶行》被改编为流行歌曲这样的创造性传承。在此中需要剔除的两点认知误区的是:一,传统文化作品并没那么脆弱,合理的改编、演绎,并不会造成对文化的亵渎,相反会其内涵变得更丰厚,并易于被接受;二,传统文化的传承,需要充分发挥和吸纳民间的创造热情,走出封闭、单一的传承路径,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对传统文化作品的阐释和表现中来,传统文化才能真正活起来,而不是止于被背诵。(摘选自光明网,作者朱昌俊)

 

让教材循环使用起来

据媒体报道,日前,北京大学BBS论坛的二手版开始出现甩卖帖,标价50多元的旧教材基本是给钱拿走。还有卖给收废品的,不管多新多贵的教材统统当废纸论斤称。报道称,这只是一个缩影,很多高校的旧教材最终都进了破烂堆。许多年来,有不少环保人士在热心推动大学教材实现重复使用,但始终进展不大,依然是旧书当废品卖、新生买新书。

教材循环使用的好处不必多言,可是,循环使用教材的概念,在我国至少已提出10多年,但教材依然循环不起来,这不是观念问题,而是受制于目前的教材利益链,包括教材出版利益链和教师晋升、评价利益链。如果不打破这些利益链,教材很难循环使用。

高校目前的教材分为公共课教材和专业课教材,按理说,公共课教材,如大学英语、大学语文等,其循环使用比较容易,因为通常来说,公共课的内容变化不大。我国提出教材循环使用概念时,有关专家也建议先从公共课教材的循环使用做起。可现在,就连公共课的教材也没有循环起来,原因在于,公共课教材的使用量大,如果都循环,出版公共课教材的出版社将失去一大笔收入。

至于专业课教材,就更难做到循环使用。虽然专业知识更新的速度相对公共基础课更快,但是,其需要更新的内容完全可以通过教师讲课的补充、延伸来实现。可是,现在大学的专业课教材更新频率很快,一定程度上并不是因为专业知识创新,而是教师为完成考核评价任务、晋升职称,需要编教材、出书,专业课的上课学生,自然就成了新教材的消费者。近年来,就不时曝出高校专业课教师要求学生订购本人编写教材的新闻。

在一些国家,教材的循环使用一方面给了学生自主购书的权利,另一方面也为节约国家资源作出了贡献。其教材循环使用的具体做法是,由学校图书馆统一购买基础课、专业课教材,由上课学生到图书馆借阅,完成课程学习之后,再把教材归还给学校图书馆,供下一届学生使用。这当然需要学校加大对图书馆建设、图书配备的投入,但整体来说还是节约了国家资源。

目前,高校由图书馆主导教材循环使用的很少,主要由学生自己进行。循环使用教材只是“民间行为”,势单力薄。要让教材循环起来,就必须打破教材出版利益链和教师考核评价利益链,而这是关系到教材编写、使用,以及对教师进行考核评价的重大改革。应建立开放的教材编写、选购机制,给学生更大的自主选择权。同时,对于教师的考核、评价,不能只提出发表论文、出版图书的量化指标,更要关注教师的真实教育能力与教育贡献,防止教育功利化,而这也有利于教师的职业化和专业化。(摘选自《光明日报》,作者熊丙奇)

 

急救应成为国民教育必修课

危重急症和意外伤害事故,威胁着人类脆弱的生命。急救常识、急救设备应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那么,我国百姓急救常识普及得如何?公共场所急救设备是否完备?人民日报记者在陕西、安徽两地进行了调查,发现情况不容乐观。

一段来自某个急救教育网站的话,浅显易懂,富有说服力——据统计,在心脏及呼吸停止状态下,人的脑细胞于4分钟后开始死亡,10分钟后几乎无法避免脑死亡的悲剧。如果得不到及时救助,即便将病人送到医院救回生命,也可能成为植物人或留下永久性的障碍。而以目前的紧急救护速度,从打120急救电话到医护人员抵达,控制在4分钟内是很难的。因此,人人都应该具备急救知识,并有信心、有能力正确地执行。要知道,急救受益者往往就是你最亲近的人。

急救不仅要有爱心、信心,更要知识、技能。有一位医生曾举了一个例子:有一名男子在一次车祸中受伤严重,腹部多发伤并伴有开放性气胸。一名路人在急救车未到之前,及时有效地封闭胸壁伤口,同时将男子裸露在外的脏器置于清洁的塑料袋内,而不是直接将其还纳回腹腔,大大减少了腹腔感染的几率,为病人赢得了生的希望。倘若缺乏技能,只是出于一片热心参与急救,就有可能出现好心办坏事的结局,这也是许多人面对危急局面时不敢作为的原因之一。

基于这些认识,许多国家十分重视对国民进行急救教育。有国家甚至通过立法规定:任何一个国民在18岁之前,必须全部掌握基本的急救知识。急救教育比较普及的国家,急救教育都是从娃娃抓起:幼儿园阶段,主要是让孩子明确知晓哪些事物是危险的;小学阶段,主要普及打急救电话以及一些简单的外伤包扎等;初中阶段,学生就会接触到真正的急救方法,比如如何处理刀伤、烧伤、烫伤等。相对而言,在专门立法、急救教育实施、急救知识普及率、急救设备配备等方面,我国都还存在诸多不足。以法律为例,我国法律对这个领域的规定尚不明确。

急救教育要补齐法律短板,把法律挺在前面。急救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随着人们的法律意识不断增强,急救行为有可能产生诸多法律问题,因此,法律支持不能少。急救教育更是如此,无规矩不成方圆,无规矩难免各自为政,发展急救教育,法律必须走在前面。尤其是植入中小学校教育,建立急救教育长效机制,涉及到教学大纲、教材编写、师资力量、课时设置等,不是小事,需要法律授权。

急救教育要多路径拓展、多维度挺进。急救教育进校园,根据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的学生认知特点,设计出由浅入深的教材与课程。广东省教育厅去年就表示,将包括急救课程在内的安全教育纳入省地方课程。重点人群的急救教育,针对警察、教师、司机、导游、公交工作人员、商场服务员等人群,进行规范化培训。在这方面,广州地铁做得不错,把“急救培训进地铁”当作一项长期工作来抓。普通公众的急救教育,除了急救教育进工厂、社区等之外,还可以向新媒体借力。微信朋友圈曾经流传一篇题为《CPR(心肺复苏)居然这么简单又这么重要》的网文,施救者与“死神”两种角色漫画式的对白介绍、有趣的语言风格,让心肺复苏这一严肃话题变得轻松活泼,这就是新型急救传播的样本。

你我对急救技能掌握多一分,你我的安全保障就多一分,学会急救,终身受益。就让急救教育成为公民必修课,成为你我终身教育课。(摘选自《广州日报》,作者练洪洋)


责任编辑:陆芸
更多>>

图说教育